郭振,明天会更好

无意间看了一部当前比较火热的泰国电影《初恋这件小事》。电影中的男女主人翁不是能用漂亮或帅气来形容的,从他们的身上,可以看到因爱而执著,因爱而坚定,因爱而奋斗,因爱而默默无闻。爱一个人,不应该太多计较或回报,应该把爱变成一种动力,一种不断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的动力。当然,艺术总是高于生活,在静静守候前,应该明白对方是否值得等待!

Advertisements

中国富士康工厂12连跳,有人说是风水欠佳,有人说管理层剥削欺压。

应该有更好的解释。

这让我想到管理学上的一个重要概念――泰勒主义(Taylorism)。

100多年前,还是工业化初期阶段,基本上没有管理知识,工厂没有效率,工人欠缺训练,也缺乏工作纪律;连带的,產品低劣,成本高昂,劳资关係恶劣。

当时,美国一个年轻的工程师泰勒(Fre derick Taylor)发觉问题之所在,为了改善工厂和工人的效率,他设计了一套提高生產力的方式。

他把工厂的生產程序固定化、精简化;同时要工人重覆做同样的工作,直到他们做得又快又好;他称之为“科学管理方式”。

他有一项著名的“铁锹实验”。当年,使用铁锹铲煤是工厂运作不可缺少的一部份;泰勒发觉铲煤大有学问,关係到生產力的高低。

他制定標准的铲煤动作,设计功能最强的铁锹,规定工人的力道,挥铲的次数,以及工作和休息时间;结果,以往500个工人才能完成铲煤量,缩减到140人就能完成。

泰勒的科学管理方式,改变了生產力和效率,堪称是工业时代的一项大突破。

日后,这种方式大量用於工厂,出现了生產流水线。工厂的输送带不断转动,工人站在输送带前端,精准而重覆的做同样的动作,包括装配、钻孔、包装等等。

这套方式,后来被日本人发扬光大,又传到韩国、台湾等新兴工业地区,造就了它们的工业化;当然,把泰勒主义发挥到极至的是中国大陆。

富士康深圳工厂有40万工人每天都奉行泰勒主义,以养活自己和家人,也带动中国经济成长。

但是,泰勒主义在过去100年,在西方被抨击为违反人性的管理和作业方式。

工人每天在流水线上重覆同样的动作,他们不能思考,无法改变,不能成长,甚至不准说话,成为机械的一部份。

长期下来,他们失去社会能力,產生疏离感,生存只是工作、吃饭和睡觉,生活是个大黑洞。

一些抗压能力较低者,就会以自杀为出口。

西方人知道泰勒主义无法持续,后来发展自动化生產方式,把机械式的工作,交给机械人去做。至於无法机械化的部份,就输出到外国,交由外国人来代工;而中国有数亿人口必须解决温饱,就成为泰勒主义的温床。

工人跳楼自杀的问题,富士康有责任,背后的跨国大企业也不能免责,中国的政策也脱离不了关係;然而,归根究底,人类社会为了经济发展,而採取非人性化的泰勒主义,才是症结。

不过,泰勒本身地下有知,会抗议说,他的出发点也是好的,怎么可以怪他呢!
【星洲日报/马荷加尼‧作者:郑丁贤 】

(台湾‧台北)日本侵华史血泪斑斑,日本一名AV女优近日表示,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补偿日本对中国人民的伤害。

据台湾今日(周六,6月5日)新闻引述日媒报导,在AV界中少见拥有高学历的AV女优铃木杏里声称,愿免费和中国留学生做爱作为赎罪。

据悉,这位拥有历史系博士学历的女优研究的论文题目正是日本侵华历史。

虽然跟日本国内很多历史系毕业生一样,没有走上继续从事历史研究这条路,但是她依然是个能够正视日本侵华史的人。她曾公开表示,要尊重历史,历史是不容抹杀的。她还说,如果有机会,她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补偿日本对中国人民的伤害。

据报导,在日常生活中,她就经常身体力行,免费和中国留学生做爱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这是一种赎罪。杏里说:“我总觉得这样子,是替过去的日本侵华做一种心理上的补偿,不过坦白说,中国留学生比起日本人来说也比较温柔,可以让我很舒服!”

my 2007 photos

开始

Posted on: 2006/06/05